當前位置:首頁 > 獵頭資訊 > 職場心得 > 正文
職場前輩教你如何快速搞定一件事
作者: 時間:2012-11-23 閱讀: 次
正如薩特所言:“我們的決定決定了我們”,說得再深入一層,其本質即為:人生成長的歷程由一個個問題組成,比如,如何“控制父母”以得到想要的玩具,如何完成學校的作業,如何選擇談戀愛的時機與對象,如何決定自己上什么大學什么專業,如何面對老板交代的任務,如何有效解決同事之間的摩擦,如何把握領導的期望,如何選擇培養出一個業余技能……所謂成長就是如何正視這些問題,然后如何有效解決這些問題。

       可以看到,解決這些問題的質量,決定未來生活的質量。那些只會用一哭二鬧三打滾的方式要挾父母的孩子、那些總是抄作業的學生、那些總是沉浸在“花季”中的青少年、那些完全聽從父母教師建議上大學的學生、那些只做老板交待事情的員工、那些不會處理人際關系的人,生活與生涯應該不會有好的預期。而如果人們在所有這些關鍵時刻,都能用清晰的頭腦加以分析,并給予恰當的解決,那么人生可能會是另一番景象。

       一定先把目標搞清楚

       綜合所有上面這些個人可能面臨的問題,有一個共通的分析與應對方法,那就是基本點回溯法:首先定義基本點,即問題的本質是什么。問題的本質包括兩個方面:第一,期望的目標狀態是什么;第二,基于期望的目標,問題是什么。問題的基本點分析清楚之后,就需要進行因果關系分析,也被稱為魚骨分析,即從大到小窮盡該問題可能的原因。接下來,對所有這些原因進行性價比排列(也叫帕累托排序)。到這一步,解決的方案基本已經明晰,自然接下來就是把這些方案進行分解,然后執行。最后還需要有一個效果反饋機制。用圖表示這個過程即為:定義目標——定義問題——魚骨分析——帕累托排序——行動——評估——重新定義目標。

       那么,基于這樣的思維方式,分析這樣一個問題:有一個人腹部中箭負傷現在來醫治。這是一個笑話的背景,而且大家應該都知道笑話里的處理方式是直接由外科醫生把箭給剪斷,然后就交由內科處理。其實這個事件里,醫生把目標定義錯誤了。他認為目前這個問題是“這個人身上插著一根箭”,因為目標就是把箭(露在外面的部分)去掉。可見,當問題的目標定義錯誤的話,結果往往是謬以千里的。

       生活里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比如父母教育、教訓孩子的目標是什么?難道只是讓孩子當前變得聽話嗎?如果這就是目標,那么孩子有可能會變得沒有勇氣,或者變得善于偽裝。上大學選專業的目標是什么?應該是選擇一個自己可以獲得最大限度培養的機會,并且為未來的道路作一個初步的選擇。面對老板交待的“給這個客戶打個電話”,其實老板不僅僅是想讓你打個電話交流一下信息,而是希望你能解決這個客戶提出的棘手問題。

       再講一件趣事。上小學的小明回家問他爸爸:“爸爸,我是哪兒來的?”爸爸立即神經緊張,心里想:“該來的問題終于來了。”于是拿出自己精心準備的故事,講道:“我和你媽是大學同學……于是我和你媽就結婚了,然后我們……于是你媽就懷上了你……”爸爸長舒一口氣。但見兒子還是疑惑的目光,并說道:“隔壁小林說他是吉林來的?”

       因此真正“迅速搞定一件事”,一定要先把目標搞清楚。有時目標搞清楚的信息是不充分的,那么就需要去“請教”。爸爸其實可以問小明:“你感覺自己是從哪里來的?”或者復雜一點的,需要花些工夫去研究,比如老板讓你給客戶打電話,你不清楚目標是什么,直接可以問老板:“這個客戶遇到什么問題需要解決,還是他有購買意向需要跟進,或者……”可能老板會說:“這個人總煩我,你幫我罵他一頓。”接下來你需要做什么可能就清晰多了。

       你的問題究竟是哪一類

       當所有目標搞清楚之后,就可以區分出問題是成長性問題、障礙性問題還是“非問題”。對于成長性問題一般只需要多加關注,并不需要特別的解決。比如銷售工作中客戶對產品的輕微抱怨、一項新制度推行之后員工的意見、領導毫無因由的一頓批評等等,當你的客戶、員工、領導有這些表現,說明他們是關注你的、期望你成長的。因此,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只是關注這些客戶、員工、領導關注的問題即可。而如果不經意間把這些問題夸大了,真的去問客戶、員工“還有什么問題”,可能會“逼”客戶與員工再給你找出一些不是問題的問題,反而容易被誤導。

       真正要面對的是障礙性問題,即這個事情阻礙了你目前工作的推進。這樣的問題是需要立即解決的,而且越早解決可能損失越小。如何解決這類問題,后面詳述。

       對于“非問題”,一般人很少注意到。許多時候,我們解決問題的過程本身,才是問題本身。比如我們開導有抑郁傾向的人“你要想開點”、“陽光一點”、“奇怪你怎么能這樣悲觀地想問題呢,要樂觀一點”,也許本來他只是這段時間心情不好,結果這么一“開導”,使他感覺自己真的與別人不同,而且是“想不開的”、“不陽光的”、“悲觀的”,然后他可能由此論證了自己的抑郁傾向。中學生的早戀問題、家長與孩子之間的代溝問題、很大一部分網癮問題以及很多的禁令(比如“此處禁止游泳”、“竹林已打藥請勿挖竹筍”等),都是庸人自擾之,都是把非問題當問題來解決而引入的問題。往往庸人自擾之后,人們自己引入了真正的障礙性問題。比如**軟件本來是過濾黃色網站的,但是它被破解之后反而成了黃色網站的信息源,因為它內部有一個黃色網站信息庫。

       用魚骨分析明確當前事件

       把問題分析到這一步有效的應對才可能產生。對于真正的障礙性問題,就需要使用一個流程化的理性思維過程。

       第一步,使用魚骨圖分析,來明確這個問題的根源。想象一下一條魚吃完之后剩下的那根最大的骨頭,在這個骨頭的頭部,寫上“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了,需要達到的目標與目的”;然后每一根刺上寫下可以促進這個目標與目的實現的重要方法;接著在每一根刺上再寫上二級魚骨,意即這個目標的實現又是需要依賴哪些事情的完成。

       魚骨分析的目標,就是使問題清晰化,形成一個資源網絡與因果線。然后每一個細部的原因,就是需要解決的問題點。但是不是需要做所有這些由魚骨分析出來的事情呢?不一定。這些事情的性價比是不同的,因此要把所有這些可以做的事情列表,然后分析它們的性價比,就是易實現性與效果,可以對這些項目分析打分,最后形成一個從高到低的性價比排列。到此,需要做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但還需要知道,有些事情雖然性價比高,但可能并不一定需要你親自來做。因此,最后一步就需要把這些事情進行任務分配了。在你的角度,可能就是:授權、執行、擱置、放棄。對于那些別人做可能更有效的事情,就需要使用授權。有發展性的內容,則可以擱置但隨時監控可能的發展。對于性價比不高的事項,則干脆放棄不做。

       一個高效的問題應對思維

       當一個人掌握了“定義目標——定義問題——魚骨分析——帕累托排序——行動——評估——重新定義目標”這樣的問題應對思維,就可以高效地解決面臨的問題,而且能最大可能地保證不庸人自擾地引入新的問題。

       假如把這個思維方法作為一個需要學習與掌握的事情來處理,那么就需要在更深層次培養自己的一些情感與思維品質。

       首先就是分析能力,需要能夠對問題進行目標澄清與問題根源把握,從而在最根源的層次不致陷入“盲目并茫然地忙碌”的境地。再深究一下,分析能力要好,需要掌握豐富的信息,信息獲得需要有效溝通,因此溝通的能力,尤其是傾聽別人信息的能力成為分析能力的根源要素。在分析出問題本質的基礎上,需要去解決問題,并且對于一些擱置的問題需要進行持續監控。總結而言,就是需要有比較強的執行力(這里包括授權的能力、信任別人的能力——這又是分析能力的展示),和對未來新情況的韌性。

       到底“如何迅速搞定一件事”,回到基本點,把這個問題當做問題來看,那就是擁有一個最高速的問題解決流程。這種高速加工能力需要反復的訓練。軟件高手的成長過程,需要至少2萬個小時的實踐,鋼琴演奏家也至少需要2萬個小時的練習。在這個世界上,大師的誕生,一定是反復訓練的結果。

來源: | 關閉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